小散户

普通人的经济日志. Powered by CloneIDEA

民科年度力作!全球中产下流化原因及对策

学经济家 @ 新浪博客  2012-06-13

一: 什么是中产下流化

1 自90年代以后全球发达国家出现了一个趋势:中产阶级的收入不再领先于经济增长,而是落后,甚至落后幅度较大。

2 再之后,开始出现一个词:中产下流化,而且这个词越来越流行,因为这个趋势很久都没有得到扭转。工业革命后开始勃兴,而战后迅速爆炸性扩张的中产阶级,头一次前景一片昏暗起来。

3 目前老美选战,双方为了争取中产选票,又开始互相攻击;经济学家们,则争论起到底应该怪罪于海外分工,还是技术革命,还是教育不足,或者其他等等。

二 200年前一个原来几乎不存在的阶层,如何扩张成为主要部分?

答案就是自由制度下的全球分工扩展和技术革命。描述一下这个链条(可能涉及简单粗暴的比喻):

英国出现了新技术(比如纺织) --- 英国人毛纺/织布获得绝对优势 --- 资本家自由开厂 --- 大量英国工人被雇 --- 其他行业劳动力减少 --- 从澳洲进口 -- 澳洲人多种地多养羊 --- 出口 --- 双方工人当期收入都增加了 --- 不再仅仅活在温饱线上,小康了 --- 又需要别的商品 --- 又激发更多技术诞生 --- 又更多人被雇 --- 初级中产了 --- 工人有不仅温饱了,还能添置固定资产(住房/汽车/家电)等等 --- 不仅更多技术和分工展现,而且工人的收入/资产都达到长期盈余,金融服务开始了 --- 工人们可以借贷了 ---- 他们可以把留给下一代的固定资产,交由下一代承担(债也留给他们),自己享受完,或者把另一个人在用的资产,其现金流通过一种叫做股票的安排,转给你来养老(证券化)--- 真的中产了。由于他们也不断需要保姆,服务员,教师,医生,修水管的,做装修的,运垃圾的,理发的,美容的;而当地人就这么多,结果,全民中产了 -- 除了富豪和临时吃救济的,以及排斥社会小时不肯好好上学吸毒打架犯罪的等等不肯参与分工的

把英国换成美国,或德国,或日本各种国家;把澳洲换成日本,或韩国,或台湾,或巴西各种国家;把行业从纺织换成汽车,或钢铁,或飞机,或金融,或芯片,或游戏,或软件,各种产业;道理是一样的:更多地分工,更多地技术,让地球数万年来,以此前绝对无法想象的规模和速度,卷入了此前国王也无法享受到的财富,和财富增长之中。

论财富数量,此前国王拥有无数权利,无数黄金,但连个抽水马桶,喝个冰镇可乐,有新鲜荔枝,或者原汁原味的金枪鱼,这种绝大多数人足以忽视的享受,在当时的国王来看,简直就是白日梦一般的奢侈。

论财富增速,50年代的日本农民,依旧赤脚下田;姑娘们在纺纱机前一站半天,稍有姿色的姑娘,则在城市里,为异族大兵们端盘洗完唱歌找乐;五十年代的台湾,农民少年们也是相当,衣服上不免补丁。但仅仅一代人,他们的孩子,就机车电视随声听;而他们自己呢,则戴着小黄帽,有导游举着小黄旗,飞着满世界去看稀奇了。这种速度,也是他们少年时白日梦一般的奢侈。

三 为毛这200年的加速循环,在20年前被打断了?

只需看这20年发生了什么 --- 某个循环不畅的玩家,进来了。

天朝坐拥10亿人口,此前折腾的极为贫穷,在某个矮矬但不穷的老人一声令下,以超低的汇率,超低的对价,超低的效率,涌进了分工体系。 ----这就是海外政客学者们,找的原因之一。

但是,他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也不看历史 --- 此前日本人及东亚四小墨西哥等等涌进去时,他们可曾下流过?甚至可曾减缓了增速?没有,他们更富了。只不过把此前那100年中的增长快速复制了一遍。

一代人的时间,美国已经没几个工人生产布匹/毛毯/闹钟/收音机/电视了;他们生产更多的汽车,芯片,飞机,写更多地软件,游戏,拍更多电影;更多地银行证券风投对冲基金;他们的收入更高了。连带着医生教师理发师的收入,也都更高了;连带着他们留给后代的固定资产(公共设施,私人住宅)也更值钱了,而更值钱的这部分,他们现在就可以花了;结果雇了更多的人,给了更高的价,连一个本地的屌丝青年,都可以刷几个月盘子,就可以闲的蛋疼去埃及或者希腊转转。而他们父母当屌丝的时候,也不过是打半年工攒点钱,紧巴巴的坐灰狗长途大巴,去纽约碰碰运气而已,并称之为每个人都有一个美国梦。所谓努力追求梦想,不如环球大势牛B。

回来反问一下,美国的政客议员们,智囊学者们,商界精英们,对,你们都知道这次是多出10亿人陪你们发达国家10亿人玩,但你们知道为什么没出现越多人玩,你们越富的过程?你们知道这个循环卡在哪里了吗?

你们有几个人知道,中国是土地国有的? 你们有几个人听说过宅基地,小产权房,土地出让金吗?你们有几个人设想过,如果你们美国土地一夜国有,不能当资产留给下一代,每个人得有多穷吗?很多人房子住不起了,建筑装修的维护的多都失业了;车开不起了,汽车工多失业了;电影游戏,更是没得玩了,明星和设计师多都失业了;财富灰飞烟灭了,银行家基金经理多也脱下西装去种地了 --- 左愤们别急着高兴,汽车工人理发师明星设计师基金经理都勒紧腰带了,您去搬砖混个汉堡吧没人施舍你了。

他们有几个人知道上面这些,并且推理过:10亿中国人取代了你们很多的工作,但他们却没有象你们曾经的屌丝一样,或者象日本韩国台湾墨西哥当年的屌丝一样,获得“正常的”财富。他们端掉了你们一些工作(并因此贬损了你们的资本,从人力资本开始,由于你们的中产不富,你们的房价就涨不多,你们的股票也涨不多,一个“泡沫破裂”接一个“泡沫破裂”),但却没有采购你们更多地东西(哦耶,他们不是不想采购,而是被土地出让金/信贷限制/证券化限制/税收和过路费,包括电信/水/电/煤气/公路/铁路/上学/住院等等的过路费,勒着)只知道借给你。他们没有向你们开出更多的轿车/飞机/大片/游戏/芯片/版权/酒店房间/旅游景点的订单,你们的企业家,不敢雇你扩大生产。于是,你下流化了,傻逼兮兮的焦虑着,看着政客们互相吵架,但仍不能博得你的安心。至于美国梦?别变成噩梦就好。这些家伙们口吐白沫,或者眉头紧锁的试图解决这些问题,但,除非订单不从中国(或者印度?)雪片般飞来,你们大多数人,永远就这样吧。下一辈子,还这样吧。

四 对策

说起来也很简单:把上面三部分,连看三遍,觉得无可质疑了,并有可能影响别人了,就开始练吧:

当你碰到一个北京码农/平面设计师,问他,你想坐在电脑前工作,就可以租房买车,或者将来回老家添置一套带花园的大房吗?

当你碰到一个公务员,问他,30年前放开种地,你们能喝酒吃肉了;20年前放开进出口,你们有房有车了;10多年前WTO加放开房地产,你们奥迪二奶了;想游艇别墅而且不用任何顾忌吗?

当你碰到一个“爱国者”,问他,你想中国的GDP相当于日美欧的总和吗?

当你碰到一个美国议员,问他,你还想让你们美国梦贴近每一个国民吗?

当你碰到欧盟官员,问他,你想奔驰增雇一倍,每天有100架飞机4万中国人逛巴黎,爱琴海,伦敦,扫空你们的奢侈品包包吗?不再为失业债务什么狗屁事儿公决罢工。这一年才1400万,相当于每个中国人一辈子还来不了一次呢。不比日本台湾人高的离谱。

当你碰到一个阿拉伯人,问他,你想石油300美元一桶吗?

当你碰到一个非洲兄弟,问他,你想不再打仗和屠杀,而是坐在有空调的生产线边,或者开着联合收割机种地吗?

你们的愿望都能被满足,只要你们能够帮助中国(或者印度),让他们的土地,分工,商业,资金,证券,人力,头脑,能够自由的运转,不再憋住地球人这两百年来飞一般的运转,再次腾飞到一个此前人们难以设想的高度。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返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