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散户

普通人的经济日志. Powered by CloneIDEA

改革的囚徒困境

雨枫 @ 雪球

声明:以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呃,那就雷同好了……笑。

中国的最高领导人是如何选出的?

好吧,这大概是地球上最神秘的问题之一。考虑到中国如此巨大的体量,如果你不相信有一只无形的幕后黑手在掌控一切的话(什么共济会、罗斯柴尔德家族、外星人,等等……),那么我们相信这其中一定有某些既定规则在起作用。

当然不可能是西方式的普选,但也不应当是垂帘听政的一言堂。在邓公之后,由于每届领导人任期仅有区区十年,很难想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可以形成真正的权力垄断者,这也就意味着,每一次的领导人选择,都必然是若干个大的势力集团彼此交易和妥协的结果,这种集团应当是掌握了巨大的经济、政治与军事权利的,从形态上看,他们应当通过国有企业,对某些重要的行业拥有重大的裁量权,如能源、石油、电力、运输……等等,从继承方式上看,他们应当是以较高级别领导人及其直系亲属、学生、党羽为基础的、类似于家族性质的政商巨擘。

如果是若干个这样规模的集团,并且谁都无法随便消灭其他各家的话,那么实际上必然会形成某种类似于贵族共和制的政治运行体系,也就是说,在少数人构成的权力体系内,大家彼此之间应当是比较民主的、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准则来运转的。相应的,这应当是一个门槛很高的封闭性圈子,一般的平民百姓,即使能力卓越,也不应当会被很容易的吸纳进核心层,这倒不是因为别的,主要是这个体系需要确保自身思想和利益的高度一致性,以免被迅速分裂。

这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个问题:在这样的一种体制下,什么样的领袖,会比较容易被推上高位呢?

一言以蔽之,能够维持现有的利益分配体系的妥协者。只要大局保持稳定,就不要有过多激烈的动作,以免伤害到其推举者的利益。除非,时势发展到必须有这样一个掌握更大裁量权的人出现,以力挽狂澜,保护大家的共同利益。这个,更类似于罗马时代的独裁官模式。

很明显的,一切强势而过激的行动,都会被消灭在萌芽中。无论是过分的左倾还是明显的右倾,不管是文革残余思想的回流,还是所谓保护私产、国有资产全民分配的市场自由化,由于统统会伤害到原有的势力集团的利益,因此是不受待见的。

同样的道理,发动对外战争也不是个好的选项,因为会导致军队扩张,打破原有的利益平衡,让与军方更接近的家族得利,却会损失以商业为主要利益来源的家族的生意。

重大的行业管理政策的变动,譬如进一步开放能源、金融、运输、石头、汽车等行业的市场准入,很容易让原有的势力集团受到重大的损失,因此如果要在这些行业里进行改革,需要做的,其实不是政策法律的研究与制订,而是相关利益的重新分配与权衡、补偿。这必然会是一个漫长而拖沓的过程,绝不可能像某些人期望的那样雷厉风行。

当然,借助于雷霆手段,打击掉一些有非法行为的财阀,这也不失为一种选择,但这很容易引起整个上层圈子内部的普遍不安,因此不能被作为常态来经常实行。

前几届政府改革的基础,往往是首先基于一个增量,再通过增量的分配,逐步去改变存量的格局。然而今天的中国经济,可以作为增量的筹码已经越来越少了,利益格局越来越固定,也就越来越难以被调整和改变。

中国的经济掌舵者,最大的困境,其实是一种自我背叛与放逐的悖论:如果要进行重大的利益调整,必然影响到原有势力集团的利益,这会影响自身的执政基础与权力来源;如果放任不管,则整个中国经济会迅速迈向衰退局面,这其实是损害了所有人的利益,同样会影响自身的执政基础。一味的维稳,维持现有格局不变,对于各个利益集团而言,都是上佳选择。然而个体的最优选择,却恰恰是中国经济整体上的最坏局面。可是反过来,领导人的产生机制本身,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把一个喜欢打破旧格局的改革家给送到台上去,因为说到底,台上的人,不过是为台下的人打工的代理人而已。

政治向左、经济往右,在未来的十年,这应当是一种常态。然,左不能真左,右也无法真右,这种不左不右的尴尬局面,或许正是这届政府所要面对的,最大的困境所在。

———————————————————————————————————— 注:一篇个人思考的小结笔记,站在政治角度看经济,中国的前景其实比想象得要更悲观一些,未来究竟何去何从,只能边走边看了。最近“风声”较紧,如果此文会给雪球带来不必要的困扰,删除即可。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返回 →